欢迎光临上海浦东国际金融学会官网!

咨询热线:021-60443113

专家动态

张国锋:区块链是终结作恶的旧民主,开启新政治文明时代

时间:2019-09-20

张国锋

上海浦东国际金融学会学术委员会特聘专家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

香港“废青”的暴行,暴露了旧民主的弊端,即不计后果、不负责任。而区块链的设计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或许这将开启新的政治文明。

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也成为不少仁人志士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如果你学习了区块链,你就会发现区块链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设计,而原有的民主形式是有缺陷的,更不能称之为理想的制度设计。


民主从来就不完美

有一辆正在全速行进的火车中遇到有三个孩子在它前方的铁轨上面玩耍,火车来不及刹车,而在旁边有一根旧铁轨与其相连,但是这根旧铁轨有一个正常行走的小孩在上面,假如火车可以改道,你作为火车司机会怎样选择?

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也是一个哲学问题。如果我们采用多数人的民主,那对于正确走路的小孩来说就非常不公平。而现实往往是这样,政治人物为了选票,不敢得罪所谓的多数,往往会采取不负责任的政策主张。正确的少数人往往成为无知贪婪的牺牲品。


多数人民主的恶

民主具有悠久的历史,“统治归于人民”就是由雅典人在公元前508年发明的政府制度。但真正实施民主制度,却是工业革命之后。因为在物质经济生产落后的社会条件下,几乎不具备民主的条件。工业革命后,物质商品工业化生产方式成为支配一切的社会基础条件,人们开始觉醒并追求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一方面,工业化生产方式需要建立其与之相适应的思想文化;另一方面,民主的思想促进了工业生产方式的形成与发展。

说到底,民主与时代所处的生产方式相关。我们现在所运用的民主形式是随着工业化进程逐步形成并日益成熟,所以也伴随着物质经济时代的特征。这种民主形式基本上是与利益相关,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形成了不同的利益群体,并以政党、社会群体及国家的形式表现出来。

物质商品具有独占性、排他性,稀缺性。别人占有,你将失去。人们为了自己群体的生存及生活质量的提高,不惜采用一切斗争手段。即便是物质相对丰富的今天,对物质占有的贪欲仍是一切社会问题的主要原因。

只要人们不能摆脱物质上的束缚,人类的完全解放也是不可能的。在物质条件有限的条件下,人们为了自己及部族的生存,哪管别人的死活。死人是不会记录历史的,也很少有人对这种恶做出反思,因为活着才是第一位的。有时,人们以贵族精神或从道义上表现出“礼仪”,会向对方做出一点点让步。这种忍让是一种进步,但只是为了在残酷的生存生态系统中占得道德高地而已,最终仍不能脱离物质时代的束缚。


投票制度及政治人物的虚伪

现代民主最典型的特征是投票,而且往往是不记名投票。采用不记名投票是为了保护投票者的隐私,这在今天被视为是投票制度的基准。最早采用不记名投票制度的地区是澳洲,在1856年的选举中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都采用了不记名投票。

应该说,这种投票制度是有积极意义的。不记名投票,人们无需担心被追查,可以充分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

但现实中,这种制度设计具有明显的缺陷,那就是不负责任。因为信息不对称,人们往往被舆论所主导,或者基于自己的短期利益做出选择。人们是不会后悔的,如果有新的机会,照样会采取同样的行为。即便发现投错了,也鲜有人进行反思,更没有办法纠正!

政治人物恰恰利用了这一点,一会儿东,一会儿西,美其名曰站在船头,指引航行。如果遇到不负责人的政治家,民主会更苦。因为,政治家会有千百个理由逃避责任,“聪明的民众”(情商高的人)往往采用谁也不得罪,总拿大头的方略。而哪些坚持真理勇于创新的人往往成为少数,即便后来证明他们是对的,但历史不能回溯,一切都不可能挽回。


区块链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

区块链具有可追溯和智能合约的功能,而这正是旧民主制度所不具备的。

民主制度设计的关键是确立责任。可追溯为建立为投票结果负责的政治制度设计成为可能。如果你仅仅为了个人利益投票,而如果这种投票产生了不良的社会后果,那么投票人应该承担其相应的社会责任。

民主制度的激励制度是担当。过去,民主是多数人的民族,而制度是从来不处罚多数人的,任何政治家都不敢惹多数人。犯错的人得不到惩戒,正确的少数人往往成为恶制度的牺牲品。智能合约则成为“担当”的技术实现基础。既然投票了,你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才是真正的“担当”。

当然,基于区块链的制度设计肯定也有不完美的地方,但相对于旧式民主来说,至少是一大进步。区块链社会治理新模式,值得期待!


上一篇:连平:中国应对“金融战”有底气吗?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顶部